性教育文章

 

吳敏倫歷年(1973-2017)傳媒性教育報導及文 章選

https://1drv.ms/b/s!AtIL6n5Ic6A82y3bcM3k-9a-TSaS

從香港性文化節的人體寫生看社會性醜化工程

吳敏倫
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 港澳性文化節 2008 組委主席
(原文載於第三屆香港性文化節之後,2008年12月16日之香港明報)

「你問我對『貞潔年』有甚麼看法?我告訴你,他們這樣猖狂,我感到很遺憾,舉辦『貞潔年』,目的只在於宗教宣傳,並非向青少年灌輸正確性教育,本港已有不少途徑向青少年灌輸正確的『貞潔』知識,故毋須舉辦類似活動。『貞潔年』明顯不是教育,只是將性宗教化,掛羊頭賣狗肉,我呼籲家長以身作則,多與子女溝通,避免青少年受錯誤的價值觀誤導…….把守貞變成有錢人剝削窮人的行為,我覺得好悽涼。雖然不會吸引非教友,但有些青少年無家長照顧,可能會受傷害。他們缺乏安全感,容易被誤導……。」

如果有人真的對天主教辦的『貞潔年』活動發表以上的胡扯言論,此人形象如可,他會受到怎樣的唾罵和攻擊,我不敢想像,但今年 (2008) 的性文化節卻偏偏被人施以類似批評,只是『貞潔年』換了『性文化節』,『宗教』換上了『商業』。這批評侮辱了很多人,它否定了世上也有誠意為教育捐獻的商人,也否定了大部分做性教育的教師、社工、醫學人員,雖然有到處乞求人資助做性教育活動的勇氣,仍可保持獨立自持的風骨。而最可悲的是,評者從沒參觀過性文化節,這批評還是說在本屆性文化節之前。

或許,這次性文化節有一個人體寫生示範項目,嚇傻了很多人罷!但真的值得如此驚嚇嗎?驚嚇之餘,有人問一個很膚淺的性教育問題:性教育、性文化、人體寫生有何關係,要將之共冶一爐?且讓我在這裡解釋一下。

性的主角是人體和性器官,而性之所以難於啟齒,難以被人冷靜思考處理,是因為我們文化把性主角視為羞恥、「令人反感」、甚至淫褻醜惡。要性教育做得好,便要先打破這觀念,所以,性美學是性教育必有的一門,而內容就必須涉及與人體和性器官有關的各種藝術。

有些人辯說從來沒有把性醜化過,但事實勝於雄辯,一檔正統嚴肅的人體寫生,只不過讓成年人在密封的環境和雙方知情同意下研習欣賞,遭折騰再三,最後還是被「勸籲」要遮貼三點才可進行,背後的理據邏輯還不是「凡裸露身體性器官便是淫褻、不雅、有害青少年甚至成人」?如果真的不認同這種醜化,何以說「猖狂…掛羊頭賣狗肉…青少年可能會受傷害」,或甚麼「不負責任…..不良性資訊…..挑戰社會道德尺度、容忍限度….唔尊重」,而不簡單地說一句「這是性藝術、性美學、性教育…,與淫褻、不雅和道德尺度無關」?

無可置疑,就是這類「性醜化工程」,使香港的性教育寸步難行,性文化節工作人員這次設人體寫生並事先張揚,就是要自己和大眾體驗一下。不出所料,消息一出,警方如臨大敵,要求節日的多個負責人再三到警署落口供、交證明、呈文件、提保證、聽法例、接警告…..,其大張旗鼓,與調查一群嫌疑恐怖分子,不惶多讓,只要其中任何一個工作人員沉不住氣或付不起時間精力,便要放棄。最後,這攤位是保住了,但其實我們和公眾還是輸了,因為仍然是聽從「勸籲」遮了三點,不但意義全失,而且間接承認了在教育藝術範圍下的性器官暴露是醜和淫褻的。或者問,既然只是「勸籲」,可以不聽嗎?不要這樣天真,警方的勸籲,即表示了他們對有關法例的詮釋,若不聽從,便極可能檢控,雖然他們的詮釋不一定對(在這件事情上更多數不對),但你要證實不對,便要上庭打官司、或許要打到終審庭才會成功,你玩得起嗎?

可見,現時香港的「性醜化工程」,配上落後模糊的法律,已可不論是非到處肆虐,也不必真的斬下來,只需如達摩格拉斯的劍,懸在你頭頂不斷搖晃,便能令你永無寧日,想盡快脫離崗位,其力量是在中國人地方之冠。不必說內地,這次性文化節在港澳同期舉行,兩地的性醜化力量分別便很清楚。澳門雖然賭業淫業林立,但政府與一般人民都是性保守的,天主教勢力比在香港還大,當地性文化節和成人展覽也很受有關當局關注,尤其是成人展覽中的人體彩繪和「筆加索」陰莖繪畫表演,但檢查過程沒有如香港般大陣仗。審理下來,文化局對露點的人體彩繪並無異議,對「筆加索」則評為色情級,即等於香港淫審條例的淫褻 (Obscene) 級,是成年人也應不能看的,但不同的是,文化局官員不是禁演或「勸籲」筆加索包起陰莖才畫(怎樣畫?!),而是替會方想辦法如何可變之為成人級而又不影響演出,最後是讓攤位在公眾最當眼方向豎上遮擋便可,觀眾只須立意繞過遮擋就能一睹全豹。澳門官員為什麼會有這樣不同的眼光和承擔勇氣?問題不在官員的質素,而在香港的性醜化工程,早已摧毀了港人分辨藝術與淫褻的信心,連官員也是受害者。

性醜化代表了一部份人對性的極端想法,若社會讓法律繼續替這工程護航,是犯上建立多元社會的大忌。每談及多元化,有些保守份子必然舊調重彈,說甚麼「好多人不理他人意見,只有自己的一元,沒有他人家的另一元,難道這便是多元社會?」但我已指出過很多次,多元化的精神是和平共存,不是誰去消滅誰,現在沒有人要消滅「性醜化工程」的一元,但「性醜化工程」通過法律,卻要令其他多元滅聲。要人消失或滅聲才算是「理」你的一元,還有多元社會嗎?

其實,性文化節的精神之一,就是希望能建立起一個性的多元平台,讓持各種性觀念和性生活方式的人自由發聲,給大眾認識,並互相了解交流,走和平共存的第一步。所以,如果看清楚歷年參加本節的機構,會發覺保守和不保守的都有,它們的宗教背景和性觀念都很不同甚至互相排斥。每一年,我們也有邀請極端保守的道德團體參加,完全沒有不理他們,只是他們不理我們而已,

不過,也不能說他們完全不理,胡扯謾罵和「踩場」也可算是理罷,但那是一種不友善的理,何必呢?這世界的戰爭衝突還不夠多嗎?你們只要說一聲想到性文化節宣傳你的一套,教好哪些迷途小羔羊,我們必定提供免費攤位與講台,讓你暢所欲言,並與羔羊們直接對話,那是不是更好?

我深信互相了解和交流的重要,因為那才是真正的互相尊重和一同為社會的美好而努力。保守派或其他不同宗教背景的活動,我都曾接受邀請參加過,我也曾幫助保守宗教服務團體訓練過性治療人員,但我不會干涉他們治療的方向和宗旨。我反對一夫一妻婚制,但昨年是我與梅三十五週年結婚紀念 (珊瑚婚),澳門一個天主教團體邀我們參加他們的集體結婚紀念活動。在肅穆的玫瑰堂內,我與梅雖然沒有「領聖體」,但誠心與數十對恩愛夫婦,共同起誓,此生不渝。

IMG_1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