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梅小插曲

最重要的小事  10-12-2017

吳以成員身份參加某婦女團體的董事局會議。會議未完之前,會長提出下次會議時間,給大加考慮。

會長:最適當的下次會議時間是2018 年3 月2 日晚上七時,我已留了時間,你們有人有問題嗎?希望若非有很大問題,請盡量遷就,因為改時間很不容易,也不能滿足所有人。

董事甲:那天翌日我兒子有學校測驗,我恐怕當晚要留在家和他溫習功課。

會長:學校測驗有甚麼重要?何況臨急抱佛腳是壞習慣,我想不應成為會議改期的理由。

董事乙:那天是我姨甥女出嫁之喜,我晚上要參加她的婚宴。

會長:姨甥女不是近親,你只要出席過她的婚禮,並在開會前或後去婚宴場地亮一亮相,照個相片,恭喜一番便夠了,何必弄到會議要改期?

吳(猶疑地):……是這樣的……我與老婆有個習慣,每年元宵節晚上都會一起出外看花燈,四十多年來便是如此,你選的那天剛好便是元宵,我想……你們可能覺得是小事,但……

會長:誰說那是小事?那是最重要的事,下次會議時間,實行延後一星期。散會!

全部董事成員: (O 咀)

月餅券  31-8-2017

這天,吳、梅又上茶樓飲茶撐檯腳,埋單時女侍應趁機向梅推銷月餅券,因為中秋節快到了,梅興緻地買了數張,侍應連番多謝而去。

吳、梅離座快出到大門,遇見熟落的部長,部長再鞠躬多謝他們買月餅券。

吳:不必多謝,不過……(搔一搔頭,作不滿狀)為甚麼女侍應只向我老婆推銷?老婆買了之後,她仍然可以向我推銷呀?難保我還會多買幾張呢?

部長:騎騎,老主顧啦!難道我們不知嗎?你們每次來飲茶,都是老婆埋單,顯然她才是一家之主,你要買,她早已買埋你那份啦,點輪到你出聲,我的下屬眉精眼企,還浪費時間問你做甚麼?

吳(哈哈大笑):真厲害,咁醒目都得,我服哂、服哂!

白雪雪老婆  12-6-2017

友:老吳,你常常吹噓你老婆怎樣錫你,但今次你還不被我捉個正著?昨天你與老婆上巴士,有個兩人座位,本來是你老婆先上車應該先進入窗口位坐的,她卻怕有陽光照著硬要「讓」給你坐,卒之你被曬足全程,慘極,我坐在最後排全看到了,只不過為免你尷尬不和你打招呼而已。哈哈,以後再不要說老婆怎樣錫你了!
吳:不對,是老婆錫我才讓我坐太陽位的呀!
友:唓,不要狡辯了,難道你有維他命D 缺乏症,連坐巴士也要曬太陽來救命?
吳:非也!是老婆知道我喜歡她的皮膚白雪雪,她為了保持我所喜歡才要我代她曬的,可見我老婆多麼愛錫我!我想,如果我說我喜歡她的皮膚黑卒卒,她一定會爭著去坐太陽位。
友:!@#¥%……&;*

一個茶樓癡是怎樣形成的  18-5-2017

友:老吳,今晚我請你吃飯,你喜歡去哪裡吃?
吳:去茶樓點菜食晚飯如何?
友:又上茶樓?識了你幾十年,一天到晚和你在甚麼時候吃你都要去茶樓,怎樣好吃也厭啦!你不喜歡吃其他種類的食品嗎?是甚麼弄出來你這樣一個茶樓癡?
吳:是老婆……
友:怎麼?你老婆也很喜歡上茶樓?
吳:不是。五十年前某一晚,我在街上找食肆醫肚,眼前只見一所茶樓,隨手在門前買了一本雜誌便進去,而就是這本雜誌,讓我和一個十全十美的女子做筆友,她就是我現在的老婆,至今仍令我神魂顛倒,我怎能不永遠記得和感謝那間茶樓,甚至世上每一間茶樓?
友:癲得真勻循,!@#¥%……&*

人間美味  17-5-2017

吳與十多位損友一起入酒樓開大食會,點菜時人人意見不同,大傷腦筋。

友甲:人這麼多,一碟菜加大也不夠每人一口,不如每道菜都叫兩碟甚至三碟,有美食可大家平均共享。
友乙:但人人口味不同,你喜歡的他不一定喜歡,不如每人叫他自己喜歡的一份自享,各適其適才吃得痛快嘛!最多各人AA (各自)付自己那份便是。
吳:兩種方式都不好,我或許不喜歡吃你叫的整份,但我也會想吃一些你的試試味呀!所以最好是每人叫他自己喜歡的一份,但也任他人自由檢吃品嚐。人間美味何只千萬,一生也品嚐不盡,人人肯分甘同味,方能嚐遍珍饈百味,不枉此生也!
友丙:嘩!你又來了,人間美女也何只千萬,你既不可能娶千萬個美女做老婆,豈非也要嚐嚐人家老婆來試試味?這便是你的所謂多元婚制嗎?……衰就衰在你一生也只吃自己老婆這碟,從未偷食過,那你又作何解釋?
吳:那還不容易嗎?人間美味何只千萬,但剛好我老婆就是千千萬萬美味都集於一身,我還嚐他人的那碟作甚?
眾友: !@#¥%……&*

傾家蕩產的嗜好  18-4-2017

吳與三五舊同學週年聚餐,卻不見了中堅份子老余,問其所以。

同學甲:唉,不要問了,他今晚還要當值做看更,不能來了。
吳(大驚):怎麼?昨年見他,他還是個身家億萬的退休老闆,現在要做看更?不是說笑罷?
同學甲:唉!就是他退休無聊,學人天天去澳門豪賭自娛,豈知越玩越瘋狂,不夠幾個月便傾家蕩產,弄至這般地步。做人真要小心不要染上不良嗜好才好!
同學乙:何止要小心「不良」嗜好?「正常」嗜好也要小心呢!我便見過有人玩攝影也傾家蕩產啦!
同學丙:我更厲害,見有人玩集郵也傾家蕩產。
吳:唓!這些有甚麼稀奇?我自數十年前,為了養花,至今仍是傾家蕩產啦!
眾同學:怎麼?是你? 你養花?為甚麼我們一點也不知道?
吳:我自四十多年前,家中為了養一朵花,即是我老婆「梅」,便將我的財產和以後每一分錢收入都交了給她,至今我仍是一文不名,不是早已傾家蕩產是甚麼?我才懶得小心呢!
眾同學:!@#¥%……&*

妻子如衣服   4-4-2017

吳的一個好友老黃,出名懼內,因為他太太是個極端女權份子。這一天,他們夫婦約了吳作下午茶小聚,吳應約時卻只見黃太一人。

吳:咦?老黃呢?
黃太:不要理他,我趕他走了,因為剛才我們閒談一句俗話「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他竟然說非常同意這句話,我罰他立刻回家擦地,閉門思過。
吳(遲疑地):唔……不過,我也覺得他說得很有道理呀!
黃太(立即想發難):怎麼?你也一樣,信不信……
吳:且慢、且慢!讓我解釋一下,老黃告訴我,你有一個習慣,每次買服裝,都要走遍港九各大公司商場,看過幾天,千揀萬揀才買一件回來,然後雖然可能只穿過一次,跟著十多廿年也捨不得丟棄,弄到家中滿是你的「心愛」時裝或過時裝,是不是?
黃太(略尷尬):是,但很多女人也是這樣的啦,與我們要說的有甚麼關係?
吳:當然有,老黃要說的是,你是他千揀萬揀才娶回來的老婆,雖然只結婚一次,但永不捨得丟棄,就如你愛你的時裝一樣,所以「妻子如衣服」囉!
黃太(若有所思):又係噃!原來他對我這麼深情,我冤枉他了,等我打電話給他,要他立刻停止擦地,回來吃下午茶至得………

背後的女人  27-1-2017

年近歲晚,銀行出納櫃位大排長龍換新銀紙,貴賓室也坐滿人等候,吳、梅找不到椅子,只能背對背同坐一張梳化凳歇息。不久,有人離開坐椅,梅叫吳快去佔坐,吳不肯。

梅:為甚麼不去坐?要讓給我嗎?我腿短,坐凳也很舒服,你腳長,屈著很辛苦的,快去,不必客氣呀!

吳:不是客氣。我們從來都未有這樣背對背地坐過,現在我才深深體會到,原來有個如你這樣的背後女人支撐著,是如此穩陣舒服,不論長短腳或是屈是伸,我又怎捨得走?………哎喲!

原來櫃位已叫梅的號數,梅一時情急站起來,吳幾乎「瞓直」。

一口穌  12-1-2017

新春將至,吳與老婆逛街買年貨。

梅:真傷腦筋,年年買年貨,雖然包裝不同,名目不同,但都是差不多那些東西,味道千篇一律,不知買甚麼好,難道真有吃之不厭的食品嗎?
吳:當然有,你便是我的糖蓮子、糖冬瓜、糖蓮藕、開心果、笑口棗、糯米糍…… 不但年年吃不厭,而且越食越好味啦!
梅(嗔笑):胡說,你才是年貨,你是浸過油的一口穌。

怪人的鍾意  2-11-2016

吳與一群和他一樣已退休多年的損友吃早茶,商量吃完茶後有甚麼好節目。

吳:來我家聽古典音樂如何?我有好介紹。
友甲:悶極,有沒有更好節目?
吳:今天香港歷史博物館剛開始了海上絲綢之路展覽,展示很多珍貴的歷史文物,先睹為快,我們不如一起去看囉!
友乙:你才是歷史文物,我不是,你去埋我份。
吳:那麼,不如去小西灣村石灘釣魚,日間收穫也可以不俗的,有收獲我地晚上便可以開大餐!
友丙:聽你介紹這些節目我已經釣哂魚(打瞌睡)啦,重使乜釣,你有冇好D提議呀?
友丁:你地做乜要佢介紹啫?你地又唔係唔知,老吳出名傻佬兼怪人,佢鍾意嘅嘢從來冇人鍾意架啦!
吳:唔係噃!我最鍾意嘅老婆,都不知幾多人鍾意,男女老少中外攣直都有!
全部損友:!@#¥%……&*

喜歡單吊  3-10-2016

吳探訪友人後,友人送他往樓下搭巴士,吳行到樓下最近的巴士站便停下來等。

友:不對,你若要回家,往前面轉角的那個巴士站較好,有三飛叫,這個站你只有一飛單吊。
吳(有點尷尬,但還死頂):冇關係,我就是喜歡單吊。
友:為甚麼?打麻將也要叫三、六、九飛啦,你喜歡單吊,傻嘅咩?
吳:就係,你看,我從認識我老婆至今,對她也只是一條心單吊,我現在幾掂?
(話口未完,已有巴士到站,吳一跳上車,回頭向友擺手拜拜)
友:!@#¥%……&*

黃寶石(44 週年)結婚紀念歐遊插曲三則  6-9-2016 至 22-9-2016

(1) 世界上最珍貴的動物

吳與老婆參覌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行至某展廳前,吳拉著梅的手掉頭便走。
梅:為什麼不看這展廳?裏面的東西不好看嗎?
吳:不是,但妳且看看這展廳的標題。
梅:標題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動物是什麼?」,那有什麽問題?你不想知道嗎?
吳:有什麼好問?世界上最珍貴的動物當然是我老婆,其他看都多餘。。
梅:(冧咗,乖乖跟著老公後面掉頭走)

(2)為甚麼戒酒?

吳、梅進入倫敦海德公園的音樂嘉年華會,園內一群本地青少年得知他們夫婦是44週年結婚紀念,而且還那麼煙韌,都認為不能想像,自發為他們歌舞慶祝,舞畢,更舉杯向他們祝酒。

吳:謝謝,謝謝!但數十年來我已滴酒不沾,我以果汁代替如何?
少年甲:滴酒不沾?為甚麼?你自小有酒精敏感或甚麼病?
吳:不是。我年少時在社交場合也飲些酒的,各類也可,但廿多歲後便全戒了。
少年乙:為甚麼?你廿多歲時發生了甚麼意外還是受了甚麼心理打擊?
吳:都不是,而是因為我遇到了現在的太太。她整個人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至今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令我如癡如醉,我怎能還喝任何一丁點兒酒?會昏過去的呀!
全部青少年(群起嘩然): Oh, my God! We faint too!  (全部平躺地上作昏迷狀,有些還加送抽筋)

(3)柔情似水

吳與梅在巴黎一起看過凡爾賽宮的宮庭藝術表演後,出花園觀賞晚上舉行的音樂噴泉兼煙花會演。但從皇宮走到花園的最佳觀賞位置要走 30分鐘路 ,兩人行到20分鐘…
梅:嘩,行了這麼久,我有些口渴,你呢?要飲水嗎?
吳:我一點也不口渴,你要飲我拿給你 。
柏:真奇怪!你以前行路是很容易口渴的,為什麼會越來越比我不必喝水?
吳:有什麼奇怪?我娶了一個柔情似水的老婆,只要有老婆在身邊,我還何需喝水?
梅:(又冧咗,自己也忘記口渴了 )

傳說級精靈  25-8-2016

時近半夜,吳在上環正急腳趕路,忽然前面人煙嘈雜,有千多群眾歡呼著朝他狂奔,擁進在他後面的一條橫巷,吳閃避不及,被人撞個滿懷,一把抓住對方,正要發難,卻發覺是損友大傻。

吳:喂,大傻,半夜三更聯群結隊橫衝直撞,搞暴動還是發神經?
大傻:你向相反方向走才發神經,知否根據手機顯示,巷內可能藏有傳說級的極品精靈,不是「夢幻」,便是「超夢」,能捉到它就威到盡呀。你這個連精靈也不知是甚麼的老土,點會識丫!
吳:唓!捉精靈幾時輪到你?我話你知,我左面轉角便正有一隻傳說級的最最極品精靈向這邊行來,叫「超超眾人夢幻」,我尾指也不必動一動便會捉到,你就一定捉唔到。
大傻:甚麼?還有「超超眾人夢幻」?嘩!幾時輪到你,我去捉先……(不由分說,閃身搶往吳的左面轉角搜索,抬頭一看,卻只見吳太笑面盈盈,從遠而近,走過他身旁,投進吳的懷抱)。
大傻:!@#¥%……&*

眼球污染  22-8-2016

老陶是出名「眼睛色狼」,無論身處何地,都盯靚女盯到目不轉睛。這天他約了吳在路邊茶座下午茶,仍死性不改,還自吹自擂。

陶:美女遍天下,又不停推陳出新,看幾多世也目不暇給,所以我才終身不娶呢。你看,你娶了老婆,坐在此這麼久,有這麼多美女經過,連眉毛也不敢動一動,真可憐,暴殄天物呀!
吳: 唔係噃!老婆沒有不准我看美女噃,只不過我在見過老婆後,直至現在還未見過比他更美的美女,連及她一半的也沒有,所以,你所說的甚麼推陳出新,目不暇給,在我看來都只是些不停翻版的次貨,又怎能動我一根眉毛?我對那些被迫買次貨,還不斷說「享受」這種眼球污染的人才覺得可憐呢!
陶:!@#¥%……&*

最堅首飾  16-7-2016

吳、梅約了許久不見的老何在餐室見面。老何姍姍來遲,卻令人耳目一新,因為他悉心打扮,頸上戴上鎢金項鏈連本命年吊墜, 手腕纏著個名牌手表再加个运动手环,眾人嘩然。

吳:老來嬌咩?戴到成身首飾,我以為有個女人走過來呀!
老何:話你地老土就係老土。現時有品味的男人戴首飾,是時代感、健康與性格的表現。好似你們這樣數十年如一日,甚麼首飾也不戴,難道不覺得單調沒趣,辜負人生嗎?
吳:誰說我沒有戴首飾?我的首飾戴了幾十年,去到邊戴到邊,人人艷羨,都認為我威盡,你D濕濕碎啦!
老何(用眼掃遍老吳全身,驚訝地):冇呀!你連手表都沒戴一隻,何來首飾?
吳:傻佬,呢個就係囉!(指著梅)這就是令我威盡的隨身首飾,是名牌之名牌,品味之品味,天下無雙的無價之寶!
何: @#¥%《》&*!

擋風遮雨  12-6-2016

吳、梅進入一個商場內的時裝店拿取早已訂下的衣裳。

老闆娘︰來得正好,衣服都預備好了。哎呀,外面還有沒有下雨, 給你們來時添麻煩?
梅:沒有,我們從巴士站行來,邊走邊談,五分鐘便到了,一直都沒有下雨。
某女顧客(在旁聽到):怎麼沒有?我也是剛進來的,外面一直在下雨呀!我雖然有打傘,但風也不小,你看,弄到我的頭髮仍然又濕又亂呢……
梅(愕然):是嗎?但……好像又真的沒有,你看,我身上衣服也沒有濕,頭髮也沒有亂呀!
大家靜了一會,想解答這謎題。
吳(微笑):哈哈!不必想了,是這老公我的功勞。一下巴士,我便給她打傘,用身體替她擋風雨,又與她談個不停,引開她的注意力,她當然是甚麼風雨也感覺不到了。丈夫是用來做甚麼的?就是要替老婆擋風雨嘛……!
三位女士全暈得 O 了咀。

攬住間屋過一世  8-6-2016

吳、梅與老陳一起往探訪老余。老余家住舊豪宅,三人下公車後還要上行十五分鐘斜路才到,越走越辛苦。

老陳:真唔明白,老余這間已是六十多年舊屋,很不方便我們這些退休人士包括他們夫婦自己出入, 何不換間新的方便些的?
吳: 你有所不知,老陳十年前已有此想法,即使換間小一些的也好,但他老婆堅決不肯,說對舊屋有感情,對她有特殊意義。到了現在,樓價幾番新,他們想換也難了。
老陳:車!甚麼感情、意義?我也認識幾個朋友的老婆,也是這樣,真是莫名其妙,一世攬住間屋,難道可以當飯食?你真要睇睇她們精神有冇問題。
吳:唔喺噃,我情況犀利過她們噃!她們不理三七廿一要攬住間屋過世,我不理三七廿一要攬住個老婆過生生世世,她們同我比,蚊比與牛比啦!!
老陳:!@#¥%^&*

眼光獨到  7-6-2016

吳、梅行街市,見有一個新檔口賣西瓜,個個又圓又大,梅隨手揀了一個,叫賣瓜大嬸磅重收錢。

大嬸(一面磅一面說):嘩!乜你咁厲害,只看一眼便揀了今日我檔口最靚隻西瓜! 前幾個客都左揀右揀,揀幾分鐘才揀到一個,卻其實揀了些不大好的。喂,你咁眼光獨到,難道你係行家?
梅(聳肩傻笑):是嗎?揀中嗎?我唔知呀……
隔籬檔呀叔:大嬸,你新來開檔,有所不知啦,呢個大姐,揀老公重叻呀,數十年來,佢每次黎街市,老公一定跟住行,笑口噬噬,佢買乜就拎乜,唔到你唔服。咁嘅老公,去邊道揀?揀西瓜喎,濕濕碎啦!
吳:(神氣地一手拿西瓜,一手拖梅,與她繼續大踏步行街市)

時間好快  28-5-2016

吳、梅一同乘地鐵回家,有說不完的話題,十個站轉眼便到。
梅:怎會這麼快的?轉眼便到,現在的地鐵真是進步了,你覺得呢?
吳:不覺得。和你在一 起,快樂不知時日過, 四十多年也轉眼便過,地鐵即使真是快了些少,我又怎可能感覺得到?
梅:(冧咗)

這件梅頭最好   28-5-2016

吳、梅一同逛超市,買冰鮮梅頭豬肉回家做飯。
梅(左揀右揀,不知要買哪一件):老公,這裡這麼多梅頭,看來都不錯,你說哪一件最好?
吳(在梅的額上一吻):不必揀,當然是這件梅頭最好。
梅:正經D啦,冇飯食架!(其實又冧咗)

津津有味  10-5-2016

自稱食家的老黃這天請吳、梅夫婦去一間新開張的食肆試食,吃了不久便大彈食物不好吃,吳、梅夫婦卻繼續吃得笑容滿面,津津有味。

老黃︰喂,阿梅,老吳是個出名不識食的傻瓜,他吃這樣的食物仍然吃得笑容滿面,津津有味還情有可原,但你也是懂得煮幾味的,怎麼好像和他一樣傻,笑容滿面,津津有味?
梅:哦!我凡是吃東西吃得不好味,有一個絕招,便是想著我老公,一想到我能嫁到一個這樣好的老公,便心中甜滋滋的,無論正在吃甚麼也覺得很好味了。
吳(連忙接上):我也是,只要心中想著我能娶到一個這樣正的老婆,無論正在吃甚麼也笑容滿面,津津有味。
老黃︰!@#$%^&*&^%$#@!

老公的迷湯  24-4-2016

阿麗是梅的好友,但已數十年沒相見,這次阿麗來香港,梅與吳一起去接機。
阿麗︰嘩!阿梅,闊別數十年,你竟然樣貌身裁都和以前一樣咁正,真唔真架?(舉手便摸她面、扯她頭髮兼「熱烈」擁抱……)
梅(尷尬):沒有呀,變了,老了很多了!
阿麗︰哪裡有變?還是真材實料添噃!太厲害了,來來來,一定要告訴我,做些甚麼保養?
梅(不知如何是好):沒…有呀,沒有做甚麼特別的,真的沒有。
阿麗︰無可能。至少也有吃些補藥補湯之類掛?喂!咪咁自私噃,多年老友,分享一下都得卦?
吳(見阿麗咄咄逼人,實行英雄救美):有有有,我告訴你,她有吃補湯,但不是人人都有得吃的,那便是數十年老公我給她吃的迷湯,你有冇丫?
阿麗︰……(啞咗)

 好興奮  1-4-2016

吳與梅與友往韓國賞櫻,在乘車出機場路上,已見兩旁密麻麻的櫻花,伸展到漫山遍野,蔚為奇觀。

梅:嘩!好美呀!我們這幾天一定可以影很多靚相了,好興奮呀!
吳:(正色地)但天色有些不穩定,還是不要高興得太早好。
梅:人家正心情興奮,你不要潑冷水呀!如此美麗景色,難道你不興奮嗎?
吳:我當然興奮,我自娶你做老婆後,便幾十年一直興奮到而家啦,因為你才是最美麗的風景,而且天氣最穩定丫嘛。
梅:(冧咗!)

大收穫   4-4-2016

吳、梅與友遊韓賞櫻,到第四天晚上。

梅︰真幸運,四天來的天色雖然略暗或有時下微雨,但光線很適宜影相,我已收穫豐富,跟著兩天萬一大風大雨也冇所謂了。老公你呢?有收穫嗎?
吳:當然有啦!我自有你做老婆,便是最大收穫,直至如今,其他收穫都濕濕碎啦!何止跟著兩天大風大雨冇所謂,隨時也冇所謂呀!
梅:(又冧咗!)

 這張最靚  6-4-2016

 吳、梅與友遊韓賞櫻,到最後一天晚上,大家圍在一起在大銀幕上檢閱全部這幾日來攝得的相片。每人都隨時發表意見,說哪張最靚,此張最靚等等。但只有吳神不守舍,很久也沒發表意見。
友甲:喂,老吳,怎麼這許多靚相,你好像視而不見咁嘅? 看了這麼多,告訴我們哪幾張你認為最靚嘛!
吳:靚就每張都靚,但說到最靚就不必看了,永遠都是這張最靚的啦!(一手便指向梅)
友甲:好啦,冤氣。我說的是一張張呀,不是一個個人呀,你不要牛頭唔對馬咀好唔好?
吳:你才是牛頭!我也是說一張張呀,一張最美的臉丫嘛!(說著便伸咀輕吻梅的面頰)
全部朋友大叫救命。

貝多芬交響樂   18-3-2016

樂迷老林帶了一套貝多芬交響樂的新錄音到吳家一同分享,一進大廳,便見到一件新設的梅花形梳化。

林:嘩!又是梅花,知道你愛老婆啦,但悶唔悶D呀?畢竟已幾十年老夫老妻,無理由重咁神魂顛倒個噃,究竟真定假架?
吳(正色地): 請問你幾多歲便開始聽貝多芬交響樂「登登登櫈」,至今聽了總共多少次?
林:大概六、七歲便聽,至今不下數千次,但不過那又怎同?貝多芬的交響樂是世界藝術塊寶,音符有限,內容無限,你每一次聽都會有新的美的發現,撼動人心,再加上不同指揮家與樂隊的演繹,更是錦上添花,令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永遠也不會厭悶。
吳:但我老婆也是世界人生藝術的塊寶呀!她體重有限,內容無限,你每一天見她都會有新的美的發現,撼動人心,再加上我經常對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都有不同的演繹,更是錦上添花,令人有無限的想像空間,所以也是永不厭悶囉!
林(正色):唔同你癲,聽貝多芬……

顛倒眾生  8-3-2016

吳與梅郊遊,在一個露天茶座吃下午茶,有蒼蠅飛來,趕之不去。

梅:這些蒼蠅滋擾得很,真是大煞風景。怎麼辦?
吳:已春天了, 又是露天郊外,很難避免,算了罷!
梅:但這裡又不是只有我們一檯食物,為甚麼總纏著我?夏天的蚊也是這樣的,只咬我不咬你,分明是欺負我!
吳:那又不是。 是你顛倒眾生嘛!須知眾生的「生」,不單指人,也包括蛇蟲鼠蟻的。
梅:(又瞋又喜,一面仍在揮手趕蠅,一面喃喃自語)是的,一定也包括盲頭烏蠅!

郎是春日風  1-3-2016

新春伊始,吳與梅赴老黃之約,一起去郊遊。

老黃︰嘩!亞梅,天氣仍冷,加上寒風刺骨,你怎麼只披一件薄褸來行郊野,不怕著涼?
梅︰是啊。我兒時本來很怕冷的,但不知何解,近數十年已越來越不怕了,其實,我現在還覺得暖呢!
老黃︰是啊,見你面色紅潤,一點也不瑟縮,究竟是怎樣練成這麼不怕冷的?
梅︰這個…我不知呀……我也沒有練些甚麼……
吳︰老黃,話你少見多怪真沒錯,亞梅一直有我這個有情郎在身邊,甚麼風也是春日風,怎會覺冷?歌仔早有得唱啦,(唱) 郎是春日風,儂是靜空月,但等郎吹來,隨郎一同伴……
老黃︰嘩!嘩!救命呀!我話「郎是終日瘋」就真,瘋人院個瘋呀!
吳︰(仍唱個不停…)

超級梅粉 24-2-2016

老蔡自命高級食家,請吳往吃某店的名菜《梅粉焗豬排》,豈知上菜之後,大彈味道走樣。
蔡:估不到這店的水準走樣了這麼多,尤其是那些梅粉,竟然是二、三流貨色,難道這世界上已沒有一流水準的梅粉了嗎?唉!我還要去哪裡找?
吳:一流水準的梅粉的確很難有,簡直是可遇不可求,但你不要自怨自艾,其實你不是早已遇到一流一的梅粉了嗎?而且是連這店也不可能有過的呢!
蔡(搔頭):這話怎講?
吳:我是我老婆阿梅的超級粉絲,簡稱「梅粉」。人人都知我這梅粉素質之高是世上獨一無二的,你能遇上這樣超級的梅粉,應已畢生無憾,不必再找了。
蔡:!@#¥%……&*

小仙女公仔  14-2-2016

吳、梅與友往遊樂場遊玩,有攤位遊戲的頭獎是大大毛公仔一個,比人形更大。

友:嘩!這麼大的公仔,咁阻碇,點靚都無用啦,我就唔要嘞。
吳:唔係噃!我就有一個,一D 也不阻碇呀!
友:唔係嘛?你都玩大毛公仔?喺邊度呀?是甚麼公仔呀?
吳:是個小仙女大公仔,非常可愛,重會行會走添,就係呢個囉!(摟梅作親吻狀)
友:!@#$%^&*

水皮天文臺 1-2-2016

吳與梅清早起床,一起吃早餐。

梅:香港天文臺說今天天氣會轉冷,但我一點也不覺冷,你呢?
吳:我也一點不覺冷。你看,我們屋內沒有開暖氣,溫度計還是 18 度 C 呢!
梅:香港天文臺為甚麼這樣水皮,測溫度也測不準?
吳:那又不能這樣說,你怎知室外不冷?我和你在一起,心中便暖烘烘的,你和我在一起也是一樣,暖烘烘加暖烘烘,溫度怎會下降?溫度計便是証明。
梅:胡說,你即是說我們發晒燒? (卻是甜在心中)

人花不分、仙凡不辨之愛  30-12-2015

友:老吳,我們一班老友以前常常一起去旅行,但退休後反而未試過。明年農曆新年假期,我們組團找個地方去旅行如何?
吳:對不起,雖然我還是喜歡遊山玩水,但明年農曆新年,我已約好老婆二人世界去韶關賞梅,此所謂「相從不厭閑風月,只有梅花與釣磯」是也!
友:呸!自比梅花癡陸放翁,知唔知醜? 你愛梅之癡,有排未到他那級數啦。
吳:唔係噃,是陸放翁未到我級數才對。他愛梅花,無論愛得多癡,人仍是人,花仍是花,所以,他的癡,無非只是一種簡單的物戀。我的癡則是由人到花,再由花到人,然後人花不分,仙凡不辨,遊於物外……。你說,是誰的境界更高?
友:我被你說到頭暈眼花,不如請你吃碗豆腐花!.

愛情「一」字咁淺  28-12-2015

黃太:梅,我見你老公真是被你迷到越來越癲,你究竟有甚麼招數可令老公這樣?教一教我,讓我也迷一下我老公好噃!
梅:沒……沒有呀!我也不知道……你問他吧!
黃太:好,老吳,你說吧,我願意從最基本學起,先告訴我第一樣要學的是甚麼?
吳:第一樣,先練好寫個「一」字。
黃太:乜話?「一」字咁淺,係人都識啦?有何神奇作用?
吳:數十年前,我登報徵友,收到五十多封回信都無一令我感興趣,梅的來信是一年後,我本來早已忙到記不起徵友這回事,順手便想丟,豈料一看信封上的字,靚到絕倫,尤其是那個很難寫得好的「一」字,竟然端莊秀麗、勁而不華、美而不嬌,簡直功力深厚,令人非要拆信看下去不可,從此我便中毒至今了,可見「一」字的魔力無與倫比。所以,想迷老公,你先苦練寫好個「一」字再算吧!
黃太:寫你個頭,你一無是處、一派胡言就真,我無你咁癲!

不帶走一片雲彩  15-12-2015

吳與梅應邀在深圳書城廣場開公開愛情講座並壓軸以小提琴及鋼琴合奏情歌兩首,慶祝 43 週年結婚紀念。事後,一個曾出席觀賞的朋友與吳談起此事。

友:整個活動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你們演奏完畢,雷動的掌聲還未停下,梅只微微鞠了兩個躬,便傻氣地拉拉衣角獨自顧著下台,好像掌聲與她無關似的,真好笑。
吳:這便是她,靜靜地做完自己喜歡做的事,便高興了,不管人家讚不讚賞,她喜歡做一個不被人注意的在我背後的女人。
友:嘩!真是心靈最高境界,就如徐志摩的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吳:不,梅的境界更高。雖然徐志摩的詩說他悄悄的來和走了,但他的一揮衣袖,動作仍稍大和有力,隱含心中一點不滿和不安,不是真的悄悄。梅的拉一拉衣角,更平和安逸,高下立見。
友:得你點明,果然高下立見…(與吳一起搖頭擺腦,唸唸有詞)…「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拉一拉衣角,不帶走一片雲彩」。

不帶走一片雲彩 (續集)  15-12-2015

梅在街上偶遇吳的一個朋友。
友:吳太,見到你真是榮幸,前天與老吳閒談,才知道你心靈境界比徐志摩更高,令我佩服不已。
梅(茫然):甚麼比誰更高?我老公一說到我,常常都語無倫次的啦,不必認真。他今次說甚麼?
友:他說你那次在深圳做公開愛情講座與他合奏之後,像聽不到觀眾的掌聲,拉一拉衣角便顧著落台,大有「拉一拉衣角,不帶走一片雲彩」之風度,比徐志摩的「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境界更高。唉!我要得到老吳的指點,方才領略,真是慚愧……
梅(更是茫然):不帶走一片雲彩?雲彩有甚麼好帶?財產才值得帶走嘛!你不知道我一早便已帶著老公的全部財產嗎?
友聽後思緒不明,仍在搔頭抓髮,梅已拉一拉衣角,飄然遠去。

上帝的傑作  24/11/2015

吳帶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來他的新居參觀。
友:嘩!這幅靜物畫不錯,是吳太畫的?
吳:是,的確不錯。
友:嘩!這幅風景畫也不錯,也是吳太的傑作?
吳:(洋洋得意)是,當然也是老婆的。
友:嘩!嘩!還有這麼多更精彩的,都是吳太的傑作?有沒有不是吳太的?
吳:有。有一件是上帝的傑作,在廚房裏面。
友:甚麼?上帝的傑作這麼厲害?但為甚麼放入廚房?(急衝入廚房……)
吳(跟著入廚房,指著正在煮茶的老婆):上帝的傑作就在此,失敬、失敬!
友:我暈!!

洗眼  13-11-2015

吳在某畫展出口遇上也喜歡看畫的老友小黃。

黃:老吳,是不是很精采?我看了很久呢!
吳:一點也不精采,簡直眼睛污染,我看了五分鐘便出來了,要趕著回家洗眼。
黃:但那已都是名家作品了,你不是想說你家中老婆畫的畫,比這些名家的更好,可以替你「洗眼」吧?
吳:不敢不敢,我老婆的畫雖好,但仍有瑕玼,未能替我洗眼。我說的是她整個人,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無懈可擊,簡直是件十全十美的藝術品,我即使看完羅浮宮出來,也是要靠看她來洗眼的。
黃:!@#¥%……&*

最美麗回憶  16-10-2015

吳與友茶敘閒談。

友:轉眼我們都已年近古稀,回首前塵,你認為你最美麗的回憶是甚麼?
吳(不假思索):是今早和老婆吃早餐的時候,雖然我們沒有特別做些甚麼,但整個情境,我覺得都是前所未有的美麗。
友:不算,不算。講明是回憶,要至少是十年前發生的事的才算。
吳(不假思索):那麼,就是十年前那天起床後和老婆吃早餐那時候……
友:不算,不算。要至少是二十年前發生的事的才算。
吳(仍是不假思索):那麼,就是二十年前那天起床後和老婆吃早餐那時候……
友:!@#¥%……&*

無「梅」不歡   7-9-2015

因趕時間,吳與友進快餐店吃速食午飯。
友:餐牌在此,你點吃甚麼?
吳(不假思索)梅菜扣肉飯。
友:嘩,你不怕肥膩嗎?
吳:沒法啦,掛住老婆,我是無「梅」不歡的,而整個餐牌只有這款有個梅字。如果有梅子排骨飯,我會先要它的,但沒有呀!
友:但如果今日剛剛冇梅菜,連梅菜扣肉飯也沒有呢?
吳:哦!那我就叫燒鵝瀨粉,因為它一定跟酸梅酱。
友:!@#¥%……&*

好地方   30-8-2014

吳梅再遊杭州。
梅:杭州真是個好地方,我四年多前在這裡買的梅花丝巾,至今還未見過更漂亮的,而且還越看越漂亮。
吳:我認為西貢才是個更好的地方。我四十年多前在那裡娶回來的梅花老婆,至今還未見過更好的,而且還越看越好。
梅:☺☺☺

觀音大兵   29-8-2015

吳在家中接到損友來電閒聊。
吳:對不起,現在不能和你閒聊,老婆快要回家和我一同看家庭影院大電影,我要替她舖好安樂椅,開定冷氣,調好影音設備,沏好茶,一齊歎世界。
友:唓,這些小事,傭人不懂做嗎?
吳:就因為是貼身小事,傭人才更不知我老婆的需要,更不懂做。歌也有得唱啦:「……這一刻,最重要的事,是屬於你,最小的事……」
友:嘩!不要唱了,肉麻死了,正觀音兵!
吳:這話你只說對了一半。我老婆對人人都溫柔體貼,真是觀音過觀音,但我不是兵。
友:不是兵是甚麼?是奴隸?
吳:老婆兵員眾多,但以我級數最高,她一早已封了我做大兵,所以我是觀音大兵,失禮、失禮!

好東西   24-8-2015

吳、梅拍拖行新開張大商場,行了半天。
梅:唏!香港的商場真沒勁,間間如出一轍,行了半天也看不到任何好東西,你看到嗎?
吳:不停地看到,而且還精彩萬分。
梅:哪有?你看到甚麼?
吳:我老婆你囉!無論何時何地每分每秒都是個精彩萬分的好東西呀!
梅:(冧哂)

天天給人罵   4-7-2015

舊同事:老吳,你退休後講少了很多性理論,應該沒有再常常給人罵了罷?
吳:哼!恰恰相反,變本加厲,天天給人罵才真。
舊同事:何解?
吳:退休後天天和老婆拍拖逛街,手拖手行,天天給人罵阻掟,重慘過去旺角鳩嗚﹙購物﹚。
舊同事:!@#¥%……&*,抵死!!

今天最珍惜   2-6-2015

吳的好友,婚姻輔導師老劉來訪,閒談工作。
老劉:唉!近來見的婚姻破裂個案真是太多了,最常見的原因,無非都是伴侶們不懂得珍惜身邊人。
吳(牙擦擦):珍惜?當然不會這麼容易。我和老婆就可以,每分钟都在互相珍惜呢。
老劉:佩服、佩服……噢!吳太剛從房间出來了,讓我問她一下。嫂子,你今天最珍惜的是甚麼?
梅(喜孜孜,不假思索):是今天的 123.4
老劉:甚……麼?1234?
梅(繼續喜孜孜):我正努力減肥,剛在房间磅重,今天竟能減到十年也未有過的123.4 磅,必定要努力珍惜,不能讓它反彈……
吳:!@#¥%……&*

冰淇淋    10-5-2015

一對與梅已分開數十年的中學同學夫婦來港探她,梅與吳一起帶他们遊新界,在郊外遊了半天,見路旁有一雪糕車……
友人(大喜):真好,我们又累又渴,正想吃冰淇淋,你們要吃嗎?我請!
梅:我不需要,不必客气。
吳:我也不需要,因為其實我們一直都吃著冰淇淋。
友人:不明白。你们明明一路上都沒有吃甚么呀!
吳:我们在路上一直都牽手對望,何止眼睛在吃冰淇淋,內裏亦早已透心涼啦!
友人: !@#¥%&*

老公溝女   4-4-2015

吳與梅在茶樓撐抬腳嘆下午茶。
吳:看到對面檯的中年男子嗎? 對他身旁那中年艷婦蓮子蓉口面,大獻殷勤,又斟茶又遞水,必是在溝女無疑。
梅:不要咁偏見,人地兩夫妻卿卿我我唔得咩?
吳:至奇,你睇其他檯的夫妻,全部坐得離開整個身位,自己顧自己,怎會像他们那样?
梅:但你夠常常蓮子蓉口面,上親茶樓又坐埋一起,對我大獻殷勤,難道現在你仍在溝緊我?
吳:當然、當然。我老婆咁正,四十多年來我都是當溝女咁溝住的,唔係點掂?
梅:(暈暈地)

做烏龜也願意   3-4-2015

孫女學養小烏龜,才養了不久,卻要趁長假期舉家遠遊一星期,把小烏龜連籠帶龜交給我们暫養。
吳:老婆,今天假期,有甚麼好節目?
梅:見籠裏那小烏龜,形單影隻,怪可憐的,今天我們一起去市场買多一只小烏龜來陪牠,讓孫女回來也有個驚喜,如何?
吳:當然很好,有得與老婆逛街,何只買烏龜,做烏龜也願意啦!
梅:☺?☺?

戀童老公   2-4-2015

學生:吳教授,請問戀童癖正不正常?
吳:正常。
學生:我的……意思是……戀童癖者在性格上有沒有問題?
吳:沒有問題。你看,我也是個戀童癖,我性格上有沒有問題?
學生 (大驚):?!你……也是個戀童癖?
吳:當然,我老婆幾十年來性情樣貌都成個細路女咁可愛,我越戀越犀利,還不是戀童癖?
全班:(大笑鼓掌)

嘩嘩   7-3-2015

友:昨晚年初二煙花大會演,有没有看?
吳:沒有,早已睡了。
友:那便走雞了,很精彩,我们睇到嘩嘩聲不絕。你知啦,能精彩到令人嘩嘩聲,很不容易架!
吳:嘩嘩聲有甚么不容易?我日日都嘩嘩聲架啦!
友:你嘩嘩甚麼?
吳:我每見老婆一次都驚喜莫名,嘩嘩、嘩嘩……
友:!@#¥%……&*

梅教   6-3-2015

吳回母校探訪,剛巧遇到他最害怕的那個外藉神父老師。
神父:(半鹹淡廣東話)呵呵呵!我記得你,那個無論如何也不肯入教的小頑固。但我相信神是全能的,告诉我,你現在信甚么教?
吳: (心驚肉跳)冇…無…沒…未…教…
神父:甚麼?毛教?美味教?究竟是甚么教?
吳: (戰戰兢兢) ……在我心目中,我老婆是全部天神的混合體,她名字叫梅,所以我信的是……梅教。
神父:(若有所思)梅教…? 混合體…?唔,有得混合也好,即是我這個教都有份啦。算你啦,想不到我搞不定的你,可以由你老婆搞定,可見神確是全能的,阿門!
吳:澳門!

興奮劑   5-3-2015

農曆元宵,吳與梅攜手逛街看花燈,也替她在花燈下影了一些單人照。回家看相片,發覺拍得很好看,梅很高兴,到次天傍晚,仍很興奮……
梅:相片真漂亮,令我現在仍念念不忘,心思思又想拿出來看,真像吃了興奮劑!
吳: (輕描淡寫) 這有甚麼奇怪?你看自己的相片也這樣興奮,我這老公見的是你真人,還幾乎天天見,見了幾十年,可知我的興奮多嚴重。喂!有冇解藥?
梅:有,有…… (輕吻老公面颊)
吳:嘩,死多幾成……救命,救命!

乜教都信   3-3-2015

吳參加舊同學在香港組織的中學畢業 50 週年慶祝大會,與一個早已移民又久沒通訊的舊同學談笑甚歡……
吳:快散會了,但我們意猶未盡,你應沒有這麼快離港罷,我们相約明天飲早茶如何?
友:明天我仍在港,但恐怕要下午茶才可,因為是星期天,我先要去聖堂望彌撒……噢,我知,你是個死硬派無神論者,你不會像以前那樣一聽見我說望彌撒便大罵我越老越糊塗罷?
吳: 哈哈,你有所不知,我現在乜教都信了, 因为這數十年來,我親身見過和接觸過天主、上帝、聖母瑪利亞、如來佛、觀音、天后娘娘、王母娘娘、七仙女、印度教的黎明女神和吉祥天女等等、等等……不能盡錄,還幾乎天天都見,我又怎不能乜教都信?
友:乜話,咁奇?你不是黐左綫係嗎?還天天都見?那麼明天帶個來給我見見如何?
吳: 冇問題,我一定會帶我老婆的。
友:!@#¥%……&*

豬仔飽   1-3-2015

吳與友逛街,途經某麵飽店……
友:嘩!這店的豬仔飽又剛出爐了,你嗅到香味嗎?它是全港最好的,我叫傭人每早都替我買來作早餐的,你要不要也買幾個試試?
吳:不必了,我每天也有豬仔飽吃,而且比這裡的更香更甜。
友:怎麼?有更香更甜的豬仔飽? 沒有可能。在哪里有得買?
吳:在我家,但沒有得買,因为是我老婆。她生肖屬豬,不但更香更甜,而且線條更好,外形更美,更扑扑脆!
友:!@#¥%&*

牛头角顺嫂    3-2-2015

友:(數白欖) 睇見你就眼都倒,老婆老土到無譜,成個牛头角顺嫂,都唔知佢有乜好,你就當佢如珠寶。
吳:唏!(數白欖)話你冇腦就冇腦,現今牛头角顺嫂,再想搵多個都冇,上天落地搵唔到,稀世奇珍人人愛,唔識貨至係傻佬。
友:Oh No Oh No Oh Oh No, 比你激到血壓高!

小龍女   3-2-2015

最新一版的神雕俠侶电视劇集正在國內熱播,吳與一群损友大談歷來影视界製作的神雕俠侶哪一個女主角做小龍女最美丽神似。
吳:不必討論,我認為每一個女主角都不夠美丽神似。
友甲:同你講都哂氣,你一定話只有你老婆做才最似架啦,都唔怕肉麻!
吳:又唔係噃,我老婆一定更唔似,做不成。
友乙:哈哈,又好少見你咁謙虛,肯委屈下你個寶貝老婆噃。
吳:你錯啦,我的意思是我老婆的內外各方面,包括對愛人用情之深遠,小龍女都望塵莫及,請問鑽石又怎能扮玻璃?
友甲、乙、丙:@#¥%……&*!

梅花仙子   2-2-2015

我與梅往國內某以梅花景色著名的小村賞梅,因路途遙遠,傍晚方才到達,村民遺憾地說今年的梅花開得早,已於兩星期前落光,怕我们已是白來一趟。我们只好帶著無奈的心情就寢。
第二天清晨,還未日出,我们走出戶外,一看卻是滿山白梅,隨風搖曳,我樂極了,與梅到處拍照,路上遇上一個早起农作的村翁,問他何以又有梅花。老翁說:「我今早看到,也很奇怪,因为從來沒見過這樣情境。相傳我们村的梅花是為一個梅花仙女而開的,她本來每年都以不同形態只出現一次,但今年她可能突然興到,不知以甚麼形態,又臨時再來一次了。」
我點頭表示明白,向梅打個神秘眼色,與我的梅花仙繼續遊玩。

惜肉如金   28-12-2014

因要參加大型宴会,穿着隆重一些,梅帶吳行時裝店揀選晚裝。
女店員:你身裁好,皮肤又靚,不妨穿些露臂、露肩或露背的,威番陣呀!
梅:唔好,越密實越好。
女店員:點解?你怕醜?
梅:不是。總之越密實越好。
女店員:(描著吳微笑)點解?難道你老公要你惜肉如金,怕比人睇蝕了?
吳:當然不是,只不過別人露乜露物猶是可,我老婆只要露些少而又與我一起,我便一定神魂顛倒,不叉錯腳也撞崩頭,千萬不可!
女店員:(暈)

拖手    22-12-2014

吳、梅拖手逛街,邊行邊談,吳一不留神踏空了一級梯階,失了平衡,還好有梅拖著手才不致跌倒。
梅:你看,我们拖手行街是否很好?
吳:有好有壞,因为有你在身邊,我便神魂顛倒,不必行走也會失平衡。
梅:那么,即是我要更緊緊的拖著你了?
吳:正是、正是!!(得其所哉)

感谢雨   20-12-2014

天寒地凍,吳梅攜手逛街,忽下微雨,兩人擠進高樓邊下面繼續行走。不一會…
吳 (忽然自言自語):感谢雨,告诉我的老婆怎样愛我。
梅:你說什么?
吳:高樓邊下面很窄,只能為一個人遮雨,攜手同行,外面的那個人便遮不到,但老婆在外邊淋雨仍要攜手,可見老婆怎样愛我。
梅:噢,是嗎?怎么我連雨淋也感觉不到?(二人手握更緊)

除扣針   20-12-2014

兒子的第二個碩士畢業禮完成後,吳與梅一起代兒子把碩士袍送回大學。職員接過,發覺袍上還扣著幾個扣針,怎样也除不下來,正忙亂間,吳、梅提議讓他们試試,兩人夾手夾腳,很快便把全部扣針除下了。
職員(不好意思):怎會這麼快?
梅 (微笑):當然,湊過仔的自然便懂,何况是兩人夾手夾腳!
職員:你說是換尿布?但現時的尿布是用便利貼的,也沒有扣針的呀?
吳:我们說的當然不是現在,而是三十多年前。哈哈,三十多年前我们要替兒子除扣針,想不到三十多年後還是要替他做!(三人相視而笑)

製造仙女 29-11-2014

孫女:公公,今天我在學校學做蛋糕,得了第一名!
吳:真犀利。你叫我做蛋糕我便一定不懂了。
孫仔: 公公,昨天我在製造機械人比賽中得了全班冠軍,你懂得製造機械人嗎?
吳:製造機械人,我更不懂了。公公真無用,甚麼都不懂。
孫女:不是,公公有一樣更犀利,懂得製做仙女!
吳:怎麼?製造仙女?
孫仔:我知,公公錫婆婆,令她開心、漂亮、好人,變得永遠是個仙女一樣!
吳:是的、是的,大多數人只曉得把身邊人變成魔鬼,我則把老婆變成仙女,確是最犀利!哈哈哈!
孫仔、孫女(雀躍拍手):好嘢!!!!

食飯神仙 28-11-2014

友:你老婆事事遷就人,一定吃虧不少。
吳:不,她很神奇的,往往越遷就人就越得福。譬如昨天,她在街邊小販檔想買個貼牆掛勾,誰知小販說最少要買三個才賣,老婆正猶疑間,旁邊一婦人說她只需要兩個,不如兩人共買三個後再分,大家各得其所。
友:是否這婦人想找便宜,要給少些錢買那兩個?
吳:不是,他們各付了應付的,誰知那小販反口,說他指的三個是兩大一細。
友:吓!咁都得?當然要叫回水不買啦,否則報警!
吳:我也這麼說,但老婆說算啦,拿了兩大一小,問那婦人要哪兩個,婦人當然拿了兩個大的走了。
友:那還不是吃了虧?得甚麼福?
吳:哈哈,不是。我回家替她掛勾,原來是要掛在吊櫃下的,剛有足夠高度掛毛巾,若勾子是大號那個,毛巾掛不成,得勾也變了無所用,你說神不神奇?
友:(驚愕)嘩!真是食飯神仙, 食飯神仙!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合什打揖……….)

電磁美人   22-11-2014

友:身為男人,識了你太太這麼多年,不能不承認,每次見到她,總覺心神彷彿,像觸電一樣,不能自已,你有甚麼解釋嗎?
吳:沒有,因為我雖然是她老公,但數十年來每天見她,都有同樣感覺,你知道嗎?她好像有一份自然的電磁力,連機械也受她影響的。
友:這話怎說?
吳:讀指紋的電子鎖或關閘常讀不到她的指紋,體感遊戲機常讀錯她的動作,運行得好好的電腦有她在旁便發神經…..你說她是否一身電磁力?
友:的確、的確,因為最神經的好像還是你!
吳:彼此彼此啦,老友!

不需驚喜   2-11-2014

台下聽眾:你太太讚你浪漫,究竟你怎樣為太太製造驚喜及生活情趣?
吳:講真,年年要驚喜,用唔到幾多次,尤其是十多廿次後就好易江郎才盡,所以我們很早已决定生日或結婚紀念日都不需要送禮,也不需要製造驚喜。反而平時多陪對方,從對方的喜好出發,多做令她喜歡的事來表達愛意。例如我家的梅花佈置全部是我平時用心經營的,從日常生活選購而累積下來。相信比起偶爾的燭光晚餐或名貴禮物,它更能討我老婆歡心,生活也因此而引起更多的情趣。
台下聽眾:係喎…慳番好多!

驚喜        27-10-2014

友:我老婆對我很好,時不時便買些小禮物送我,給我驚喜,使我們的生活充滿情趣。你們兩公婆自命天下無雙,也有互相這樣做嗎?
吳:沒有,因為我們各自在對方生命中出現,已是大家無時無刻都能感覺到的莫大驚喜,其他無論甚麼禮物也不能令我們更驚喜的了。
友:!!???!!

食檸檬   16-10-2014

大學飯堂落單櫃台。
職員:吳教授,今天吃甚麼?
吳:檸檬雞飯。
職員:為甚麼不是你常叫的咖喱雞飯?
吳:哦,老婆在一起時,因她喜歡吃辣,我才叫咖喱雞飯,和她分甘同味嘛!
職員:嘩,咁煙韌!那麼今天老婆呢?
吳:唉,今次是來教書,不是和她拍拖,唯有自己食檸檬喇!
職員:☺

老婆非看不可   3-10-2014

梅:這間公司很大,甚麼也有得看,你最想看甚麼?
吳:隨便,樣樣都得。
梅:時裝如何?
吳:很好!
梅:傢俱如何?
吳:很好!
梅:食品如何?
吳:很好!
梅:樣樣你都說很好!究竟哪樣才最好,你覺得非看不可?
吳:在我心目中,只有老婆才是非看不可,所以只要有你在身邊,其他看不看都冇所謂啦!
梅:☺

只羨鴛鴦   2-10-2014

友:每次見你們夫婦都像糖黐豆,真無話可說,只能說你們是神仙眷屬。
吳:神仙?你做埋我份,又要見玉皇大帝、如来佛祖, 同滿天神佛打交道,怎夠時間同老婆煙韌?在凡間做對鴛鴦好過!
友:嘩!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 ………

小姑娘問路 18-9-2015

這一天,吳、梅與友人一起往深圳遊地鐵河,因為大家都已是六十五歲以上的老人,只要在特殊通道入閘便完全免費,麻煩是雖然每次吳與友入閘都很順利,守閘員只望一眼不必查証件便恭迎進閘,但對跟著後面的梅卻一定立即關好閘,讓她呈上身份証明詳細審核後才再開。

友:唉!會不會是我們樣子太老,梅則樣貌年輕些,跟著我們容易令守閘員誤會是我們其中一個人的女兒,以至特別要查証?不如試試讓梅先入閘,我們遲些才進去,或可省去很多查証的時間?

梅依友所言,獨自先到閘前。守閘員見她到來,也不開閘,也不叫查証件,只繼續垂頭整理文件。梅站了一會,見閘員無反應,只好自動掏出証件呈上。

閘員(一臉錯愕):做甚麼?
梅:我快七十歲了,要入特殊免費通道呀!
閘員(接過証件一看,尷尬一笑):噢!對不起,我以為是誰家小姑娘,掏張地圖過來要向我問路……不好意思…請進、請進……
吳、友:!@#¥%……&*

揸火箭都得   4-9-2014

梅:今天要拿很多禮物去送給朋友,你揸車送一送我去好不好?
吳:(興高采烈) 當然冇所謂,揸火箭也可以。
車在半途中,已行走了約十五分鐘。
梅:弊!我拿少了一份禮物。怎麼辦?…….唉!只有遲些再補送了!
吳:那有何難? 我立刻揸車回家讓你拿回那份禮物再去便是。(不等梅回答,已將車掉頭)
梅:(不好意思)我真大意,麻煩了你!
吳:(面不改容)唏!都話揸火箭都得咯,兜個圈又算甚麼?我地拍拖遊車河又多半小時啦!

和你一起最開心   1-9-2014

吳梅一起旅行完回家。
梅:真累,不知為什麼,無論去哪兒旅行,總覺得回到家中才是最舒服,最開心。
吳:有甚麼奇怪?數十年來,我在外面無論與誰在一起,不論男女老幼,無論在哪裏或做甚麼,也總覺得回到家中見到你和你一起才是最舒服,最開心啦!
梅:☺☺

鄭重更正   25-8-2014

友(朗誦吳在四十多年前寫給梅的情書):「在芸芸人海中,不會有第二個杜MAY (梅)的了,再沒有一個女子能如此適合我、如此愛我的了,而我們偏偏又遇上,在千里之外,在似乎毫無可能的環境下,即使是“幸運之神”(你第一封信所寫的)又怎能有如此的力量呢?是月姥嗎?是緣份?是命運?是前生註定?無論是什麽,我都太感激了,我會珍惜我所得到的,珍惜你給我的愛,珍惜你的好,珍惜我的“杜MAY”…………」嘩!老吳,看你現在對梅的珍惜和深愛,完全有增無減,真是至情至性,羨煞旁人。
吳:唉,令我汗颜、慚愧才對!我當年完全只因为年幼無知,不明世故,初入情場,才會寫出如此錯誤的東西,不說也罷!
友(驚詫):那麼…..你你的意思是……..?
吳:我的意思是我當時實在是小窥低貶了梅,我现在要鄭重更正,我老婆不是在芸芸人海中不會有第二個,而是在古今中外仙凡兩界的無盡時空中也不會有第二個!
友:@#$%?&*

最好的人   23-8-2014

友:看你們夫婦結婚四十多年仍然糖黐豆,真是羨煞旁人。你又竟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那個最好的人,也真幸運得令人無話可說。
吳:錯!不要低貶我老婆。我老婆不是在茫茫人海中,而是在古今中外仙凡兩界的無盡時空中那個最好的人!
友:@#$%?&*

老婆贈券   23-8-2014

吳、梅與友在餐廳飯後,梅搶着要埋單。
梅:不要和我爭,我有這餐廳的贈券,今天不用便過期,不讓我埋單便浪費了。
友:每次在不同地方爭埋單你都有快過期贈券要用,怎會這麼巧?不要騙我噃!
吳:不是騙你,我老婆是贈券迷,數十年前,我向她呈上一張贈券,上寫「老婆一個,永久通用」,她便嫁給我了!
友:嘩!有咁筍嘅嘢?重有冇第二張?俾我用下好噃!

有辱仙班   13-8-2014

吳在2012年與梅的40 週年結婚週年 (紅寶石婚)上發表了下面這首讚美梅的詩:「美在心中心在容,梅香猶勝貴妃紅;銷魂轉眼三千夜,總覺情牽夢正朧」,一群朋友在網上認為以梅的完美,吳詩不夠水準,應作首更好的才算。

吳無奈回答:「多謝各親朋對梅的稱讚,但在我心中,梅的美已到了非筆墨所能形容的境地 — 即使是詩聖詩仙也無能為力。猶記得 45 年前我與她筆友兩年後,往西貢初見她,這詩的首兩句便在我腦中浮現,但當時我覺得可能只是情人初見面時興奮造成的錯覺,心中對自己說:「她不會真是美得這麼厲害,而我也不會真是這麼幸運吧!」豈知現在婚後數十年,我這感覺卻一日濃過一日,至今仍在上昇,早已超出該兩句的地步……。唉!梅的美早已令我目瞪口呆,還哪能來甚麼更好的詩句?我這些塗鴉已是極限,還嫌有辱仙班呢!」

尋寶   3-7-2014

古董發燒友老黎是出名孤寒種,這天卻興高采烈請吳出來吃飯。

吳:老黎,今天有甚麼特別喜慶?如此破費,我受寵若驚噃!
黎:你有所不知,我和你25 年前遊絲綢之路,你慫恿我在街邊雜貨攤以 30 元買回來的古舊小葫蘆,我日前拿它上電視的《尋寶》節目,由專家鑑定,原來係真正元朝古董,時值 30 萬喎,我當然要請你吃飯多謝你啦!唉,你眼光咁好,可惜不收寶物,否則你也發啦!
吳:誰說我不收寶物?我四十多年前也收了個葫蘆,我想它現時已是個無價之寶了,不信你可介紹我帶它上《尋寶》節目由專家鑑定一下。
黎:嘩!,咁犀利,乜我從來未見過嘅?
吳:你當然見過,她就是我那葫蘆身型的老婆嘛!
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