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做了精神醫學和性教育數十年,寫了很多正式出版的文章和書籍,也通過很多其他媒體和活動把我的思想公諸大眾,但總仍覺得不夠,因為還有不少零碎的,紀錄得不清楚不週全的東西,成為漏網之魚,但那些可能才是大眾最有興趣和最易吸收的,同事和朋友們都覺得可惜,鼓勵我不如在網上開個手記,把我之前、現在、將來認為值得紀錄下來的思想和活動搬上去,以免繼續流失。這本來是個好主意,但萬事起頭難,我怕自己只有幾分鐘熱度,又或做得不好徒浪費時間,一直猶豫下來。

今年9月19日,是我與愛妻徐梅的43週年結婚紀念日,兒子送給我這個手記,還教我怎樣去用,我覺得我不能再拖延了,就硬著頭皮試試吧!手記給它一個甚麼名字好呢?左右思量,最後決定叫它作《愛梅小札》。是的,我的思想、生活和日常的點點滴滴,雖然可以涉及很多方面,但中心點仍然是從「愛(徐) 梅」而來。我一直都相信,沒有徐梅,我不可能有現在的一切,包括這小扎。

噢,雖然名字差不多,切莫把《愛梅小札》與徐志摩的《爱眉小札》作同類看。在我眼中,《爱眉小札》是對愛情的一種諷刺,我在這裏要做的其中一件事,是想大家領略一下怎樣才是真正的好的愛情。

 

吳敏倫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