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Prof Ng

時裝店內

A. 我最喜歡這個 吳陪梅往小時裝店買上衣,梅發現有三個款式都不錯,無法取捨。   老板娘見梅很久也決定不來,把三款上衣都各拿一件到正在集中看着一本時裝書的吳面前,問:「吳生,三個款,你說,你最喜歡哪一個?」 「什麼? 我最喜歡哪一個?」吳從時裝書中醒過來。一時不明所以,抬頭一看,見梅剛從試身室出來走到他身邊,他立刻拉着梅的手,笑嘻嘻說:「 我最喜歡的當然是這個!」 老板娘:暈咗! B.  鴛鴦裝,唔使裝 過了幾星期,吳、梅一起再參觀該小時裝店,老板娘熱情地迎上來:「你們來得正好,我有好介紹,你看,一對特靚的鴛鴦裝,款式新穎,亮麗而不俗套,最啱你們穿啦,老主顧八折……..」 吳、梅拿起來看了一會,吳說:「是,的確不錯,不過,還是不買了……」 老板娘抓頭,奇怪地問 :「為什麼不買? 鴛鴦裝嘛,你們時常這樣煙韌,穿起來不是很合襯嗎?」 吳神氣地答:……

因為愛情? 冇得傾!

吳、梅夫婦往銀行想開一個新的離岸外幣聯名戶口,兩人要給銀行很多個人財政資料才可辦得到,吳給了後,戶口經理開始問吳太的財產從哪裡來,梅答她既是家庭主婦,錢當然全是丈夫給的,但經理不接受,因為家用不可能這麼多,出示問卷附錄內很多可以選擇的理由給她揀,譬如與夫合作投資、一起做生意、她在丈夫公司做高職有長期高薪之類……..,但吳、梅一起檢視良久也找不到一條適合的。

吳找得有些悶了,不禁嘆道:「甚麼理由? 老夫老妻。不就是因為愛情嗎?」

「因為愛情?」經理忍住笑:「不可,附錄內沒有這選擇,再找。」

吳苦着臉再找,忽然開心跳起來:「找到了,是我有精神病,久已不能理財! 」

「精神病?」經理奇怪:「但你不像呀!你有甚麼精神病?」

吳哈哈笑:「我老婆名字叫梅,很久以前,朋友都說我愛老婆愛到黐咗線,是中了梅毒,現在梅毒上腦,所以比晒老婆囉!」

經理:🙂 🙂 🙂 🙂 🙂

自己搖扇,也是因為愛情

吳、梅夫婦往銀行開新聯名戶口,手續繁複,吳坐得久了,忽然從背包拿出一把摺扇來自搖。

「你覺得熱嗎?」經理問:「要不要我把冷氣溫度調冷些?」

「不,我夏天每和老婆外出,都帶上紙扇隨時搖的,因為我怕熱,老婆怕冷,如果我們在一房間內你見我搖扇便把調冷氣弄得更冷就好可能冷親我老婆,所以千萬不可!你儘管由我自搖便是。」

經理:「厲害,“愛情”果然是真的理由,批准!」

狗尾續貂?

狗尾續貂?

梅與吳閒談, 談及東晉才女謝道韞與長輩賞雪吟詩一事, 話說當時叔父謝安提問: 「白雪紛紛何所似?」, 兄輩謝朗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
謝道韞則答: 「未若柳絮因風起」,令眾人大樂, 讚她是才女。 梅認為賞雪者沒有第四句, 未能成一首完整的詩, 很是可惜。

吳略加思索, 笑道: 「這也不難, 讓我加進去便是: “更比情思為君馳!”」梅鼓掌讚好, 還送吳一吻。

賀豬年

快到豬年新年了,我與梅找尋應節街景來拍攝相片做賀年卡,尤其是梅本來就屬豬。卒之我們找到利東街內一個好景, 拍攝後我加上我改編前人名句而成的春聯, 再加橫額,祝香港豬年豐衣足食,希望大家喜歡。

從香港性文化節的人體寫生看社會性醜化工程

吳敏倫香港性教育會副會長, 港澳性文化節 2008 組委主席(原文載於第三屆香港性文化節之後,2008年12月16日之香港明報) 「你問我對『貞潔年』有甚麼看法?我告訴你,他們這樣猖狂,我感到很遺憾,舉辦『貞潔年』,目的只在於宗教宣傳,並非向青少年灌輸正確性教育,本港已有不少途徑向青少年灌輸正確的『貞潔』知識,故毋須舉辦類似活動。『貞潔年』明顯不是教育,只是將性宗教化,掛羊頭賣狗肉,我呼籲家長以身作則,多與子女溝通,避免青少年受錯誤的價值觀誤導…….把守貞變成有錢人剝削窮人的行為,我覺得好悽涼。雖然不會吸引非教友,但有些青少年無家長照顧,可能會受傷害。他們缺乏安全感,容易被誤導……。」 如果有人真的對天主教辦的『貞潔年』活動發表以上的胡扯言論,此人形象如可,他會受到怎樣的唾罵和攻擊,我不敢想像,但今年 (2008)……

我與梅的第三本愛情傳記:《蜜室》

2018 年 7 月 21 日,繼《至性情書》及《我們是這樣相愛到老的》之後,我與梅的第三本愛情傳記《蜜室》,已在國內出版,並於當日在深圳舉行《蜜室》新書首發式兼座談會。這本書的特點很多,最重要的是: 1. 前兩本書主要都是我寫的,有「賣花讚花香」或「情人眼裏出西施」之嫌,這書是一位深圳的藝術家兼性學家在看過該兩本書和認識我與梅之後自動請纓要為我們寫的,不收一毛錢潤筆,應有一定的客觀性。 2.作者由我們出生寫起,詳細描述我們每一個時期的成長、環境、生活、心理歷程、戀愛婚姻、工作娛樂等各種點滴和軼事至現在,全書 40 萬字,600 多頁,600 多張圖片,20多條 MPR(Multimedia Print Reader)視頻連結,為傳記文學之首創。 3……

我的觀音

吳與梅一起在家吃早餐,閒著無聊,吳忽然問梅:「你前日下午獨自上太平山頂看風景嗎?」

梅不明所以:「沒有呀!那天下午你去開會,我整天在家修輯相片,沒出門一步,你何來有此一問?」

「不容你否認,全香港都知了,而且還有證據。」吳遞過當日報紙,翻開其中一頁,原來是說前日黃昏時份太平山頂有難得一見的「觀音雲」,並有相為證:

梅沒好氣,瞋道:「胡說,你才是一舊雲,我不是!」

忍讓的龜

最近,網上流傳一篇文章,講述一個故事,且名之為《嚎叫的驢》,借它來說人生大道理,不同的人還將之牽扯到教人怎樣看人際關係、社會心理、政治環境等等, 好像有很多人欣賞,但我卻不。若這樣的「大道理」被愛人、夫妻或家庭成員之間應用上,就更該煨(糟透)了。且讓我在此詳細道來,先說這個故事,是這樣的: 有一女孩上火車,見自己的座位上坐著一男士。 她核對自己的票,客氣地說:「先生,您坐錯位置了吧?」男士拿出他的票嚎叫:「看清楚點,這是我的座,你瞎了?」女孩仔細看了他的票,不再做聲,默默的站在他的身旁。一會兒火車開動緩緩離開了月台,女孩低頭輕鬆對男士說:「先生,您沒坐錯位,您坐錯車了!」 這文章的作者,拿這個故事出來教訓人:遇事只懂嚎叫(或怒吼、掙扎、叫救命……之類)是沒有用的,反而「有一種忍讓,可以令你(對方)後悔莫及」,然後她還拋出「金句」:「若嚎叫可以解決問題,驢子早已統治了世界」。……

Prof Ng

有問題有意見?

歡迎來電郵  lovemay@ngml.hk 提出對本站內容的意見和討論,但請注意下面條件:

收到的電郵,我可選擇以下任何一種處理方法:(1)私人回覆 (2) 隱了來郵者的名字和郵址,公開在本網上回覆 (3)不回覆
本網不會用來幫人討論或解答任何私人的性愛問題或其他與本網無關的問題

吳敏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