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性教育 > 性謬論廣場

不生孩子的謬論

吳敏倫 香港生育率全球最低 香港保護兒童會總幹事蔡蘇淑賢在 2017年 5月13日發表於「香港01」網上說明,香港生育率之低已是世界聞名,其總和生育率自1984年以來,一直處於世界最低的十名之內,1997年後更長期佔據倒數三甲位置。台灣宣稱全球生育率最低,2014年的總和生育率只有1.17,香港同年的數據是1.23。不過,若不包括「單非」嬰兒,則香港的數字只是1.15,低於台灣,淪為全球最低。()……

香港性教育會給『一群關心下一代成長的家長』及黃先生有關香港性文化節意見的回應

香港性教育會於2015 年3 月尾再與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家計會)舉辦香港性文化節,家計會陸續事前收到由黃先生及『一群關心下一代成長的家長』的來信,要求該會儘快回應他們的一些疑慮。家計會除獨立給他們回應外,也傳給教育會參考或作另行處理。類似的信,該會數十年來不時也會收到一些,家長們不恥下問當然是好事,問題是無論該會每次如何細心回應,一代又一代的這些『家長』信內容總是千篇一律,犯上同樣的思想、文字、態度上的錯誤,毫無進步,那便不能不令人為這些家長和他們的子女擔心。該會既以教育為目的,實行把那幾篇樣版信節錄登出來,將其中謬誤逐點評論(藍色字),舉出內裏出現的問題,看能否救救他們和他們的孩子,也希望能促使後來者不要再犯類似錯誤。 1. 『一群關心下一代成長的家長』的信: 致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 最近此(以下)網站的內容引起了我們家長界 的關注, 當中有些家長更以震驚形容事態嚴重……

與嘲弄式專欄作家論性

與讀者談有關性別和性   (2013年12月20日)原英文作者:Joni Lam中文翻譯:吳敏倫一時無聊,我用Google搜索我的名字,發現李明英(香港家庭計畫指導會的教育經理),已致函中國日報回應我對香港性文化節的嘲弄(見《恭喜你:另一個核心價值已在香港冒起》中國日報 2013年10月26日)。基本上,她無非是想說我捉錯了問題中心,也不應把整件事情看得太嚴重。她提醒我們「這個節日的目的是……促進一個更加包容的社會……通過提供輕鬆的氛圍,給性問題一個公開討論的平臺」,而那個對性活動與城市空間的調查,是宣傳性文化節的一部分,「不是著意作一個科學的社會學研究,而是以一種輕鬆的方式來激發公眾討論,吸引公眾參與的項目。」為了支持該會的策略,她以略為自我感覺良好的方式得出結論,認為「這種宣傳方式證明是成功的」。我對李試圖用她所謂的「休閒」和「輕鬆」的做法為藉口去封殺我的討論感到失望。……

與明光社討論有關色情資訊

吳敏倫  香港性教育會 2012 年 4 月 5 日,我應香港電臺之約,出席辯論節目《放馬過來》,與性感藝人夏然然一起,面對明光社(香港著名有基督教背景的性保守組織)的蔡志森,辯論色情資訊是否有害 ()。過程輕鬆有趣,也很有教育意義,對方如何詞窮理屈,有目共睹,但由於時間有限,蔡又是該次節目的主持,控制大局,我仍未有足夠機會全部詳細反駁他當日的謬論,所以決定寫這篇文章紀錄和補充一下,以免反性份子利用時空和記憶限制,仍然以似是而非的觀點,繼續誤導兼荼毒我們「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 蔡:「今天的辯題是,色情資訊對社會風氣是否有影響?」 這個完全不及格的辯題,竟然能出現在香港電臺的辯論節目主持口中,確實匪夷所思。不要以為這是蔡的一時不小心,這種只能有一個答案 (有影響)……

Prof Ng

有問題有意見?

歡迎來電郵  lovemay@ngml.hk 提出對本站內容的意見和討論,但請注意下面條件:

收到的電郵,我可選擇以下任何一種處理方法:(1)私人回覆 (2) 隱了來郵者的名字和郵址,公開在本網上回覆 (3)不回覆
本網不會用來幫人討論或解答任何私人的性愛問題或其他與本網無關的問題

吳敏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