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續貂?

狗尾續貂?

梅與吳閒談, 談及東晉才女謝道韞與長輩賞雪吟詩一事, 話說當時叔父謝安提問: 「白雪紛紛何所似?」, 兄輩謝朗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 謝道韞則答: 「未若柳絮因風起」,令眾人大樂, 讚她是才女。 梅認為賞雪者沒有第四句, 未能成一首完整的詩, 很是可惜。

吳略加思索, 笑道: 「這也不難, 讓我加進去便是: “更比情思為君馳!”」梅鼓掌讚好, 還送吳一吻。

我的觀音

吳與梅一起在家吃早餐,閒著無聊,吳忽然問梅:「你前日下午獨自上太平山頂看風景嗎?」

梅不明所以:「沒有呀!那天下午你去開會,我整天在家修輯相片,沒出門一步,你何來有此一問?」

「不容你否認,全香港都知了,而且還有證據。」吳遞過當日報紙,翻開其中一頁,原來是說前日黃昏時份太平山頂有難得一見的「觀音雲」,並有相為證:

http://hd.stheadline.com/news/columns/0/20180802/689704

梅沒好氣,瞋道:「胡說,你才是一舊雲,我不是!」

仙女玄機

新年將至,鄰家設置了一塊新門牌,非常好看,我與兒子都認為我們的舊門牌不能讓鄰居比下去,必須也換個新的才過年,遂往專門店精心選購塊新式的,上面還留有空位讓顧客自行設計圖案,可給店鋪用電腦刻畫上去。

經思量後,我與兒子都覺得最好是叫梅畫個梅花圖案刻上去,以示這是梅花仙女替我們建立的甜蜜之家,於是,興高采烈地便回家請梅畫,豈知梅得聞原委後,卻不肯畫,不是說太忙,便是說已不懂得畫了,令我們都大惑不解。

就這樣拉拉扯扯了好幾天,已快趕不及在過年前出牌,我苦思問題所在與解決方法,忽然想起,我 50 年前與梅交筆友時,她不是幾乎在每一封信的信封上面上都勾畫了朵小梅花嗎?共有 90 多朵呀!遂匆匆把舊信封找出來,拿梅第一封畫有梅花的信封送給專門店去刻。

梅花門牌出來,剛趕得及新年。那梅花美極了,是獨一無二的隨心之作,梅見到後滿意地笑。我歎道:「唉!我真蠢,梅花仙女 50 年前設下的玄機,就是要我今天來解呀!幸好我在最後關頭也算勘破,不枉是個摱車邊(僅可攀得上)合格的丈夫。」

梅搖頭:「不知你在說甚麼,只知道你是狗年中最傻的狗!」,但她笑得更甜。

靜電

這天天氣寒冷乾燥,吳梅一起往逛商場,各推一邊入口門,梅哎喲一聲,原來給門上金屬把手的靜電電痛了。

(悻悻然):為甚麼要電我?

:你穿了厚羽絨,最吸引靜電呀!

(仍然不忿):你也穿了厚羽絨,為甚麼不電你?

:我也被電了,但我不覺痛,因為我過去四十多年,每分鐘都已被你電到不亦樂乎,這少少靜電,算得上甚麼?

:(冧咗)

最重要的小事

吳以成員身份參加某婦女團體的董事局會議。會議未完之前,會長提出下次會議時間,給大加考慮。

會長:最適當的下次會議時間是 2018 年 3 月 2 日晚上七時,我已留了時間,你們有人有問題嗎?希望若非有很大問題,請盡量遷就,因為改時間很不容易,也不能滿足所有人。

董事甲:那天翌日我兒子有學校測驗,我恐怕當晚要留在家和他溫習功課。

會長:學校測驗有甚麼重要?何況臨急抱佛腳是壞習慣,我想不應成為會議改期的理由。

董事乙:那天是我姨甥女出嫁之喜,我晚上要參加她的婚宴。

會長:姨甥女不是近親,你只要出席過她的婚禮,並在開會前或後去婚宴場地亮一亮相,照個相片,恭喜一番便夠了,何必弄到會議要改期?

(猶疑地):……是這樣的……我與老婆有個習慣,每年元宵節晚上都會一起出外看花燈,四十多年來便是如此,你選的那天剛好便是元宵,我想……你們可能覺得是小事,但……

會長:誰說那是小事?那是最重要的事,下次會議時間,實行延後一星期。散會!

全部董事成員: (O 咀)

月餅券

這天,吳、梅又上茶樓飲茶撐檯腳,埋單時女侍應趁機向梅推銷月餅券,因為中秋節快到了,梅興緻地買了數張,侍應連番多謝而去。

吳、梅離座快出到大門,遇見熟落的部長,部長再鞠躬多謝他們買月餅券。

:不必多謝,不過……(搔一搔頭,作不滿狀)為甚麼女侍應只向我老婆推銷?老婆買了之後,她仍然可以向我推銷呀?難保我還會多買幾張呢?

部長:騎騎,老主顧啦!難道我們不知嗎?你們每次來飲茶,都是老婆埋單,顯然她才是一家之主,你要買,她早已買埋你那份啦,點輪到你出聲,我的下屬眉精眼企,還浪費時間問你做甚麼?

(哈哈大笑):真厲害,咁醒目都得,我服哂、服哂!

白雪雪老婆

:老吳,你常常吹噓你老婆怎樣錫你,但今次你還不被我捉個正著?昨天你與老婆上巴士,有個兩人座位,本來是你老婆先上車應該先進入窗口位坐的,她卻怕有陽光照著硬要「讓」給你坐,卒之你被曬足全程,慘極,我坐在最後排全看到了,只不過為免你尷尬不和你打招呼而已。哈哈,以後再不要說老婆怎樣錫你了!

:不對,是老婆錫我才讓我坐太陽位的呀!

:唓,不要狡辯了,難道你有維他命D 缺乏症,連坐巴士也要曬太陽來救命?

:非也!是老婆知道我喜歡她的皮膚白雪雪,她為了保持我所喜歡才要我代她曬的,可見我老婆多麼愛錫我!我想,如果我說我喜歡她的皮膚黑卒卒,她一定會爭著去坐太陽位。

:!@#¥%……&;*

一個茶樓癡是怎樣形成的

:老吳,今晚我請你吃飯,你喜歡去哪裡吃?

:去茶樓點菜食晚飯如何?

:又上茶樓?識了你幾十年,一天到晚和你在甚麼時候吃你都要去茶樓,怎樣好吃也厭啦!你不喜歡吃其他種類的食品嗎?是甚麼弄出來你這樣一個茶樓癡?

:是老婆……

:怎麼?你老婆也很喜歡上茶樓?

:不是。五十年前某一晚,我在街上找食肆醫肚,眼前只見一所茶樓,隨手在門前買了一本雜誌便進去,而就是這本雜誌,讓我和一個十全十美的女子做筆友,她就是我現在的老婆,至今仍令我神魂顛倒,我怎能不永遠記得和感謝那間茶樓,甚至世上每一間茶樓?

:癲得真勻循,!@#¥%……&*

人間美味

吳與十多位損友一起入酒樓開大食會,點菜時人人意見不同,大傷腦筋。

友甲:人這麼多,一碟菜加大也不夠每人一口,不如每道菜都叫兩碟甚至三碟,有美食可大家平均共享。

友乙:但人人口味不同,你喜歡的他不一定喜歡,不如每人叫他自己喜歡的一份自享,各適其適才吃得痛快嘛!最多各人 AA(各自)付自己那份便是。

:兩種方式都不好,我或許不喜歡吃你叫的整份,但我也會想吃一些你的試試味呀!所以最好是每人叫他自己喜歡的一份,但也任他人自由檢吃品嚐。人間美味何只千萬,一生也品嚐不盡,人人肯分甘同味,方能嚐遍珍饈百味,不枉此生也!

友丙:嘩!你又來了,人間美女也何只千萬,你既不可能娶千萬個美女做老婆,豈非也要嚐嚐人家老婆來試試味?這便是你的所謂多元婚制嗎?……衰就衰在你一生也只吃自己老婆這碟,從未偷食過,那你又作何解釋?

:那還不容易嗎?人間美味何只千萬,但剛好我老婆就是千千萬萬美味都集於一身,我還嚐他人的那碟作甚?

眾友: !@#¥%……&*

傾家蕩產的嗜好

吳與三五舊同學週年聚餐,卻不見了中堅份子老余,問其所以。

同學甲:唉,不要問了,他今晚還要當值做看更,不能來了。

(大驚):怎麼?昨年見他,他還是個身家億萬的退休老闆,現在要做看更?不是說笑罷?

同學甲:唉!就是他退休無聊,學人天天去澳門豪賭自娛,豈知越玩越瘋狂,不夠幾個月便傾家蕩產,弄至這般地步。做人真要小心不要染上不良嗜好才好!

同學乙:何止要小心「不良」嗜好?「正常」嗜好也要小心呢!我便見過有人玩攝影也傾家蕩產啦!

同學丙:我更厲害,見有人玩集郵也傾家蕩產。

:唓!這些有甚麼稀奇?我自數十年前,為了養花,至今仍是傾家蕩產啦!

眾同學:怎麼?是你? 你養花?為甚麼我們一點也不知道?

:我自四十多年前,家中為了養一朵花,即是我老婆「梅」,便將我的財產和以後每一分錢收入都交了給她,至今我仍是一文不名,不是早已傾家蕩產是甚麼?我才懶得小心呢!

眾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