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友談「偉大的自殺」

各位朋友:

月初從韓國開會回來,忙了一星期後續工作,想不到數天後《風月區》(?)內各人從介子推一直講到其他因為「淡泊名利」或為了「忠信仁義」去死的人,進而談到人要不要在甚麼情況下放棄生命的問題……,最後還說「應去請教吳医生」。哦,既然說到要請教我,我不理便是不敬,而且處理自殺問題,是精神科醫生的工作,我既是精神科教授,義不容辭也要說一些。

首 先,對不起,如果大家真的想人人愛惜生命的話,便不要隨便讚揚任何自殺或不珍惜生命的行為,即使為了甚麼「偉大愛情」、「淡泊名利」或「忠信仁義」等等。 雖然,世界上一定有些情況是必須有人肯去自我犧牲來成全一些更重要的事,但這些情況少之又少,不能隨便做,更不能以各種道聽途說、傳說故事、藝術創作、歷 史文獻等為藍本,拿來示範。歷史文獻也不可,因為歷史也是人寫的,人寫的便必有其立場,視點與盲點,不能盡信,而且亦必有一些內裡的細節,是作者或誰也無 法知曉的,而很多時便是這些細節,才可決定那些輕生者做得對不對,「偉大」不「偉大」。一般人頭腦簡單,只看表面便跟著做,只會造成枉死,還自以為偉大。

老林除了介子推的故事外,之後還拿出了幾個其他故事,要說明歷史上(至少是以前)的確有這些「傻人」,言下之意還是在說這些傻人傻得可愛可敬,值得稱讚。讓我就拿這些故事來討論,指出評價這類事情在細節上之重要,若不求細節便定評,如何可以差之毫釐、謬之千里。

A. 介子推.

現時流行有關介子推的清明故事版本只是一個傳說,其實早有定論,因為《左傳》和《史記》都沒有記載割肉、燒山等事。最接近事件發生時期的左傳只有說介子推沒有求賞,就真不得賞(“介之推不言祿,祿亦弗及”),和他後來自我解釋(信不信由你)如何不屑與當朝的官員為伍,所以辭官,然後“隱居至死”(不是燒死)。《史记•卷三十九•晉世家第九》亦只不過說他歸隱後 “至死不復見“,沒有說他被燒死。 “割股奉君”,是約四百年後的《韓詩外傳》才開始說的。至於“焚死”, 更是到 500 年後在劉向《新序·節士》裡才出現,而這些故事的內容,如我所說矛盾牽強,美化和戲劇化的色彩甚濃,只不過是失意文人對現狀不滿的借題發揮一抒鬱悶之作,可信度甚低,所以介子推的「偉大」或「淡泊名利」只能算是傳說。

B.  太子申

他的自殺,可以有下面各種不「偉大」不「傻」的理由:

  1. 他不能跟他弟弟們出走求生,因為他一直養尊處優,受不了逃亡生活那樣天天擔驚受怕,又隨時餓到暈,又要看人面色,被人羞辱之苦,所以不如死咗好過。
  2. 他若要死,本來可以坐以待斃,但他怕被殺前會被虐待迫供,所以不如自殺。
  3. 他憤恨父親愛後母多過愛他,所以自殺向父親報復。

C. 趙盾的刺客

這刺客的不殺趙盾,未必因為趙盾是賢臣:

  1. 趙盾若是一代賢臣,何以晉靈公要殺他?可見至少在靈公眼中,趙盾不是賢臣。後人不知就裡,加上趙盾手下後來的宣傳,才把刺客變了是個「義士」、「傻人」。
  2.  刺客在最後關頭,才「忽然醒起」趙盾是一代賢臣,不忍殺他,太扯了罷?玩咪? 作都作得叻的啦。 更可信的橋段,會是趙盾在緊急關頭,對刺客說:「我早已知你是誰,而且有可能刺殺我。你是 XXX,父母住在XX, 妻兒住在XX, 我早已留言我的親信,我若有任何不測,立刻誅殺你全家三代……」。刺客殺又死,不殺又死,為救全家,唯有自殺。

D..子路之死

  1. 子路當時是衛國大夫孔悝的家臣(類似現代的保安、保鏢),孔悝被襲,當然要挺身護主,不夠打被打死是意外,不是自殺,也不是傻。
  2. 子路明知人多勢眾不會夠打還要去打,是傻嗎?也未必是。有明知就無乞兒啦!何況孔悝是衛靈公外孫,怎知若身為皇室保安見死不救,有甚麼懲罰?死罪?
  3. 為執回帽子以致打輸,是傻子?他的帽子是被敵人的戈挑下來的,打至這樣,他知道是輸定了,停下來拾帽,求個死得痛快而已,否則你看,分分鐘會被監生剁成肉醬……子路一點也不傻呢!

E.  伯夷叔齊

伯夷、叔齊是孤竹國王三個兒子中的第一和第三子,國王遺命死後由第三子叔齊繼位,叔齊藉口有違宗法倫理要伯夷繼位,伯夷不肯,卒之由第二子繼位,伯夷叔齊則一起出走國外投靠商國的周氏族首领姬昌 (後來的周文王)。問 題是,父王遺命要你繼位,你偏不繼,是否不孝?枉他後來還大言不慚敢罵武王不孝。至於大子也不肯承讓,是否也有隱衷?最可能的隱衷是二子勢力大,兄弟誰繼 位也必死。否則,何以到二子繼位後他們兩個還要出走?即使要淡泊名利,若果二子對他們好,他們也不必出國捱番薯去淡泊罷?所以,很明顯,他們鬥讓位和之後 的出走不是淡泊名利,而是為勢所迫要保命!

武王滅紂,伯夷叔齊不食周粟而死,為甚麼?因為當武王(姬昌之子)起兵伐商(紂)時,他們靠錯邊呀!竟然攔馬說武王不忠不孝,要他撤兵。武王得姜太公勸阻才饒了他們不死。到武王立周之後,他們這些異見份子當然無啖好食,還想食周粟?!只有臨餓死前也說聲恥食周粟而去囉!那是傻嗎?還是阿Q ?

結論

好了,例子說完了,希望你們明白憑零碎資料(即使是歷史資料)便論斷一件事或一個人的危險,尤其是一些關乎生死的事。為甚麼我這麼強調細節,不信任世間的美好,以至有些人還可能認為我轻世傲物呢? 問題在那些輕信美好的人都只不過在紙上談兵,在吹水,信甚麼說甚麼也不必負責,而我們做精神科的,每天都要見那些要自殺或自殺不死的人,便不能輕率。誰人 自殺不是都給自己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的:「讓愛」、「不想增加父親家庭負擔」、「我做錯事,對不起社會、國家、人民」、「我找不到人生意義」、「我們要效 法梁祝,控訴父母干涉我們的愛」,甚至有些人打家劫舍,也說自己效法羅賓漢呢?你都信?說他們愛得偉大,高風亮節,傻得可愛?那你豈非是鼓勵他們去再死多 次?而實際上,這許多「偉大」的自殺者,只要經過精神科醫生細心去挖掘細節,從而一層一層撕下他們的偽裝,最後他們都會發現他們自殺的背後原因都是自私, 愚蠢(不是傻得可愛那種),甚至醜惡的。當他們自知到這個地步,便不會再自殺了。當然,我不是說這世界沒有真正淡泊名利或更偉大的人,我只是說很多歷史、據說、傳聞……上的這類人,都至少是無法證實的,不必也不應太認真為他們宣揚,免人天真學錯,也來個愛得偉大,高風亮節,傻得可愛……

或 許你們有人要問,即使事情真如你所說那麼嚴重,我們只是在風月區吹吹水,不是認真的,也不是向外宣傳甚麼,還是應該無傷大雅罷?不是的。不要小窺「笑 談」、「閒談」的殺傷力。就是因為這類活動較輕鬆,減少了人的防範和批判心,它說的東西便更易入腦,只要內容有毒,便是糖衣毒藥,死了也不知為甚麼。也不 要以為說的都只有區內的人讀到,不算散播,因為內容入了腦,區員自然會在日常其他活動也說,間接便傳播了。況且,在現在的資訊世界,有甚麼真是可以保密的? 想救或至少不害這世界,無論在甚麼請況下,還是小心言行的好。

好了,我要說的是這麼多了,信不信當然由你,我只是盡我職責,說我在職責上必要說的。 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