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帶走一片雲彩

吳與梅應邀在深圳書城廣場開公開愛情講座並壓軸以小提琴及鋼琴合奏情歌兩首,慶祝 43 週年結婚紀念。事後,一個曾出席觀賞的朋友與吳談起此事。

:整個活動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當你們演奏完畢,雷動的掌聲還未停下,梅只微微鞠了兩個躬,便傻氣地拉拉衣角獨自顧著下台,好像掌聲與她無關似的,真好笑。

:這便是她,靜靜地做完自己喜歡做的事,便高興了,不管人家讚不讚賞,她喜歡做一個不被人注意的在我背後的女人。

:嘩!真是心靈最高境界,就如徐志摩的詩……「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不,梅的境界更高。雖然徐志摩的詩說他悄悄的來和走了,但他的一揮衣袖,動作仍稍大和有力,隱含心中一點不滿和不安,不是真的悄悄。梅的拉一拉衣角,更平和安逸,高下立見。

:得你點明,果然高下立見…(與吳一起搖頭擺腦,唸唸有詞)…「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拉一拉衣角,不帶走一片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