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天文臺

吳與梅清早起床,一起吃早餐。

:香港天文臺說今天天氣會轉冷,但我一點也不覺冷,你呢?

:我也一點不覺冷。你看,我們屋內沒有開暖氣,溫度計還是 18 度 C 呢!

:香港天文臺為甚麼這樣水皮,測溫度也測不準?

:那又不能這樣說,你怎知室外不冷?我和你在一起,心中便暖烘烘的,你和我在一起也是一樣,暖烘烘加暖烘烘,溫度怎會下降?溫度計便是証明。

:胡說,你即是說我們發晒燒? (卻是甜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