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眼

吳在某畫展出口遇上也喜歡看畫的老友小黃。

:老吳,是不是很精采?我看了很久呢!

:一點也不精采,簡直眼睛污染,我看了五分鐘便出來了,要趕著回家洗眼。

:但那已都是名家作品了,你不是想說你家中老婆畫的畫,比這些名家的更好,可以替你「洗眼」吧?

:不敢不敢,我老婆的畫雖好,但仍有瑕玼,未能替我洗眼。我說的是她整個人,無論從任何角度看都無懈可擊,簡直是件十全十美的藝術品,我即使看完羅浮宮出來,也是要靠看她來洗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