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大兵

吳在家中接到損友來電閒聊。

:對不起,現在不能和你閒聊,老婆快要回家和我一同看家庭影院大電影,我要替她舖好安樂椅,開定冷氣,調好影音設備,沏好茶,一齊歎世界。

:唓,這些小事,傭人不懂做嗎?

:就因為是貼身小事,傭人才更不知我老婆的需要,更不懂做。歌也有得唱啦:「……這一刻,最重要的事,是屬於你,最小的事……」

:嘩!不要唱了,肉麻死了,正觀音兵!

:這話你只說對了一半。我老婆對人人都溫柔體貼,真是觀音過觀音,但我不是兵。

:不是兵是甚麼?是奴隸?

:老婆兵員眾多,但以我級數最高,她一早已封了我做大兵,所以我是觀音大兵,失禮、失禮!